听书 - 汉武帝传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王美人将刘嫖送出五柞宫大门:“长公主走好。”

“不是走好,是做好。”刘嫖庄重地正告王美人,“娘娘,你我既已结亲,此后便荣辱与共,开弓没有回头箭,我适才已在万岁面前擂响了征讨栗姬的战鼓,这一仗我们就一定要打胜。”

“为了我母子的前程,自然会与长公主很好配合,倘有不到之处,还望及时指点一二。”

“好了,快回宫陪皇上去吧,要不为和你说这几句体己话,我是不会让你送出宫门的。”刘嫖又叮嘱说,“记住,凡事都要顺着皇上的性子,千万不能让皇上生气。”

“长公主的教诲,自当谨记在心。”

长公主领着她的希望--阿娇跚跚而去,途中,她发现御史大夫栗卿步履匆匆直奔云阳宫,心中立刻明白,这是同他的妹妹栗姬密商去了,心中一动,一个主意跳上心头。她决心给不识好歹的栗姬挖一口陷阱,让栗姬一步步自己走进这个圈套,走向末路。

长公主回府后一刻也未休息,她似乎是一只不知疲倦的狮子,不捕食不战斗就没有乐趣,稍事打扮后,即驱车直奔栗卿府邸。

长公主驾到,栗府上下岂敢怠慢,主人不在,便由栗卿夫人出来作陪。二人闲叙了大约半个时辰,栗卿也从妹妹那里返回了。

一见长公主在座,栗卿略为一惊:“若知公主凤驾光临,下官就不去外面应酬了,真是罪过。”

长公主微微一笑:“栗大人想必是进宫去了。”

栗卿心下又是一惊,暗说自己的行踪她如何知晓。既如此,也就不能再隐瞒了:“长公主真是料事如神。栗姬娘娘捎话出来,道是身体欠佳,故而去云阳宫探望。”

“本宫今日也正是为令妹而来。”

“请长公主赐教。”

“栗姬娘娘患的是心病,病因则是太子已立薄后已废,但正宫虚位,她至今未能册封为后。”

栗卿不能回避了:“长公主真是一针见血。”

“令妹传你进宫,一定也是为了此事。”

栗卿只好点头:“确曾议及。”

“那么栗大人一定给了令妹锦囊妙计。”

栗卿苦笑一下:“下官哪有什么计谋,无非是好言相劝娘娘几句,要她耐心等候,万岁认为合适之时自会颁诏。”

“你没有想过万岁另立别人吗?”刘嫖向栗卿心头要害处捅了一刀。

“这,这是万岁的事,作为臣子,下官如何得知。”

刘嫖又是几声冷笑:“栗大人,就不要故作镇静了,令妹的心情本宫尽知,而今到府拜访,就是为令妹医病而来。”

“医病…………”

“本宫要设法让万岁早日立栗姬娘娘为后。”

“这…………”栗卿一时未敢接茬。

“感到奇怪吗?难道令妹不曾提及我女阿娇许配太子之事?”

栗卿一听此言登时“啊”了一声。妹妹确实说过此事,只是她说将长公主气走,这事看来是吹了。当时栗卿就埋怨妹妹不懂事,与长公主结亲,正可借助其力正位中宫。这么好的机会,怎该拒之门外呢。想到此,栗卿立即代妹妹赔罪:“家妹一向骄纵坏了,不懂事理,得罪了长公主,其实她心中万分悔恨,还望公主海涵。”

“要是和她一般见识,我还会主动到府上登门吗?”

“如此长公主仍有意联姻?”

“你说说,天底下谁的女儿不想嫁与太子呢?”

“那是自然。”栗卿已是满面笑容,“还望长公主在万岁面前美言,以使家妹早日立为皇后。”

“双方既是儿女亲家,即荣辱与共,为了我的女儿着想,也要保住太子之位,自然也要栗姬娘娘为后才算保靠啊!”

“一切全都仰仗长公主了。”

“本宫会尽全力,而且凭我在皇上心目中的位置,这事是必成无疑。”刘嫖顿了一下,“只是这事也不能只我一个人来跳光杆舞呀!”

“这是自然,”栗卿明白对方的意思,“长公主需要下官做什么,请尽管吩咐。”

“望栗大人联合几位过从较密的同朝大臣,共同上本请求万岁册立令妹栗姬为后。”

“这,”栗卿有些犹豫,“自家妹妹,由我身为兄长的人出面,万岁该不会引发反感吧?”

“哎,无需多虑。有道是外举不避仇,内举不避亲,你不出头谁出头?有了大臣们的谏奏,万岁才好册立啊!”

栗卿想了想,点头:“有长公主策应,下官照办就是。”

次日早朝,以栗卿为首的五位大臣联名奏本,由栗卿领衔,当殿向景帝奏道:“万岁,臣等以为,中宫为后宫之本,不可久虚,薄后已废,国母宜早立。”

景帝看来对此也并非不关心,遂善言发问:“卿等以为何人可母仪天下?”

“恕臣直言,太子既已确立,太子之生母栗娘娘自当为后。”

“难道就无另外之人可为皇后吗?”

“栗娘娘诞育太子,教子有方,盛德贤淑,堪为典范,足以为后。”

景帝脸色沉下来:“栗爱卿,栗姬乃你之妹,上本举荐,当有徇私之嫌。”

“臣为江山社稷着想,并无一己之私,望万岁明鉴。”

“说什么出以公心,分明是阴谋策划,里应外合,意欲以栗家主宰中宫,进而干扰朝纲,此议不准,再若动本,定当治罪!”景帝拂袖退朝。

栗卿被闹了个大红脸,怔在那里,好不尴尬。

当晚,栗卿在府中犹自为金殿上遭斥一事闹心,想去宫里向妹通报一下信息,又担心被景帝撞见,反被印证在搞阴谋。正举棋不定之际,长公主刘嫖又登门来访。

栗卿一见气不打一处来:“我正想找你,倒送上门来,都是你出的好主意,让我当殿受到万岁训斥,在百官面前抬不起头来。”

刘嫖毫不介意:“栗大人,这本在我的意料之中。”

栗卿未免好生不快:“长公主既知万岁不允,为何还要我去讨没趣。”

“栗大人莫要介意,这是万岁故意做样子给百官看的。”刘嫖解释道,“他怎能一本即允。”

“那,当如何处之?”

“明早继续上本!”

“你还要我动本,万岁还不将我治罪。”

“万岁内心中感谢你还来不及呢,”刘嫖叮嘱说,“你切记,不要顾及表面上触怒龙颜,万岁斥责时你也要坚持己见。他在假意震怒之后,就会同意你的表章。”

栗卿还是心存疑惧,勉强应承下来:“好吧,就依长公主之见。”

play
next
close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