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 - 汉武帝传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“王恢呢,”武帝显然把他作为了主攻对象,“你口口声声必胜无疑,可你现在是一无所获回到长安。”

“臣罪该万死。”王恢出列跪在御前。

“让朕感到最为气恼的是,你们三十万大军竟然坐视敌军从容退走。”武帝说着站起身,不住地往来踱步,“就算是浑邪王识破了诈降计,他们业已临近谷口,埋伏的人马若是出击,至少可以歼敌三到四成,给匈奴一点儿颜色看看。而今三十万大军一无所获,岂不让匈奴笑我无能,又给汉室江山留下多少隐患?就是将你们千刀万剐也难以弥补这无穷的损失,你们简直堪称千古罪人。”

王恢不敢推搪责任:“万岁,未能几时出击,责任全在罪臣,与李广将军无关,请万岁只责罚罪臣一人。”

武帝有意说道:“若是你一人则过,那可就是杀头之罪。”

“臣已造成千古遗恨,不敢再以谎言欺君,李将军几次建议出击,皆因臣仍存幻想而贻误战机,臣甘领死罪。”

听了王恢主动领罪这番话,武帝的气不觉消了几分,心说王恢敢于承担责任,倒要从轻发落。他缓和了口气:“单凭你说难以为证,那个聂一不是当事人吗,传他上殿朕问个明白。”

王恢答道:“聂一就在殿外候旨,万岁一问便知。”

太监去宣聂一,岂料是只身而归:“万岁,那聂一在一刻钟前已出宫去了,下落不明。”

“这…………”武帝刚消的气复又鼓起,“王恢,你该做何解释,聂一该不是畏罪潜逃吧?”

“万岁,臣在金殿,与他无从通话,他去往何处,罪臣委实不知。”王恢急切地辩解,“也许他有何特殊事情来不及奏明。”

武帝想了想:“中书令,着雁门郡太守到聂家庄查验,问明详情奏报,再议对聂一的处罚。”

中书令躬身回应:“遵旨。”

武帝还没有想好对王恢如何治罪:“王恢之罪难以赦免,且下狱听候裁处。”

“谢圣上龙恩。”王恢感到有了一线生机。

武帝瞟一眼李广等领兵大将:“李广等人统兵出征,竟使匈奴大军无损而返,着各降一级,罚俸半年。”

李广等人觉得武帝还是重情义的皇帝,比预想的处罚要轻得多,一同跪倒叩拜谢恩。

武帝盯住平身站起的李广:“李将军,你说说看,朕现在心中所想何事?”

李广一下子怔住了:“为臣愚钝,不敢胡乱猜想。”

“哪位大臣能说出朕的心事。”武帝将目光撒向文武百官。

但是无人应声,俗话说,天威难测,谁知道此时此刻皇上在想何事?

武帝长叹一声:“看来朕与臣下尚少沟通,彼此心气不通,焉能想到一处。告诉众位卿家,朕而今只有一件大事压在心头,就是早日击败匈奴,以根除我北方边境之患。”

“我等不及陛下万一,当为万岁尽早了却心愿。”百官齐声答道。

“李广听旨。”

“臣在。”

“朕命你即日起总管雁门至上谷、河南一带的军事,整备军马,囤积粮草,防御匈奴入侵,并做好随时征讨的准备。”

“臣遵命。”

自此,汉武帝开始了漫长的对匈奴的斗争。

越往北行,寒意越浓。萧萧落叶飘卷而来,连天的衰草染挂着白霜,塞外的深秋已经冷似长安的严冬。可是马上的聂一心中却是火辣辣的。已经看得见聂家庄了,庄头那熟悉的钻天杨,庄后那馒头山,家乡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是那么亲切,真是千好万好不如家好啊。他给马猛加一鞭,座下的“菊花青”也像是认得家,亮开四蹄,撒着欢儿,一口气跑回了自家大门前。这匹心爱的战马,用前蹄刨着地,不停地打着响鼻,像是述说久别归家的喜悦。

聂一风风火火地进了院子,像扑进母亲怀抱那样扑入了宽敞明亮的客厅。他原想能和妻子畅叙别情,不料却见到一名官员端坐在厅中。

官员抢先开口了:“想必这位就是聂庄主了,看来本官还算幸运,没有白跑,不虚此行啊。”

管家迎上前向主人介绍:“老爷,雁门太守牛大人专程来访,下午即到已经候您多时了。”

聂一怔了一下:“不知父母官大驾光临,失敬了。”

“聂庄主大名如雷贯耳,行苦肉计诈降计,要生擒浑邪王全歼匈奴十万大军,虽说未能如愿,但深受万岁赏识,我雁门全郡都跟着沾光啊!”

“说来惭愧,竟被胡儿识破了。”

牛太守收敛了脸上的笑容:“聂庄主,本官奉圣命,万岁专等回话,你为何在长安不辞而别,擅自返回呀?”

“这个…………”聂一略微迟疑,“有负圣望,无颜面君,故而未与王恢将军道别而私下回归故里。”

“聂庄主可知,王恢将军业已下狱。”

“这…………小人不知。”

“此战一无所获,你是脱不了干系的。”牛太守站起身,“聂庄主,跟本太守走一趟吧。”

“大人,小的刚刚回家,未及一叙寒暖,务请宽限几日。”

“这是万岁钦定的案子,谁敢从中行方便哪!”

管家递上一包子:“这是二百两纹银,给老爷买双鞋穿。”

“你是打发叫花子哪。”牛太守撇了撇嘴。

管家一心要救主人,又加上了三百两:“请大人笑纳。”

牛太守不太情愿地收下:“本大人心肠特软,先这么着吧。”他携银离开。

聂一长喘了一口气,和家人团聚畅叙别情。可是,席未及暖,第二天上午,牛太守又来了。

聂一感到奇怪:“牛大人,为何不到一天就再次前来?”

“没法子,皇上圣旨催办,谁敢有误。”牛太守语气冷峻。

“大人就说小人未归,这不是最好的理由?”

“我这话好说,可是衙门上下百十号人,知道谁给你捅出去。”牛太守眼睛看着天。

聂一明白他的意思:“大人,你看这上上下下打点,得多少银子?”

“要想堵住嘴,一个人二十两不算多吧?”

聂一想说,这个狗官胃口也太大了:“那么这百十号人,至少也得两千两银子了。”

“这个数就没有本太守的了,好了,我无所谓,只要下边的人不密报到长安就行了。”

聂一将两千两银子交给了牛太守,可这也仅仅清静了两天,第三天,他又登门了。如是而三,没完没了,不过半月,牛太守已从聂一处讹走两万两白银。这日牛太守带着五千两银子走后,聂一对管家说:“你将我的家财打点包装好,做好搬迁的准备。”

“怎么,不在这里住了?”管家有些难以置信,“这万顷良田,这祖传的基业,这几百间房产,岂是可以搬走的?”

“有什么办法呢?狗官牛太守的气实在是受够了。他无止无休地敲诈,是不会罢手的。”

管家想想也对,便按主人的吩咐,全庄上下动员起来,打包装箱,忙得一塌糊涂。一夜未眠,次日上午刚刚有了点儿头绪,不料牛太守又不期而至。

“怎么,想跑?这还了得,幸亏本太守有先见之明早来一步,要让你脱身逃走,该怎么向万岁交待?”牛太守看着满院子整装待发的大车小辆,惊讶中发出声声冷笑。

聂一已没有以往那种卑躬屈膝的态度:“牛大人,听我良言相劝,就当什么也没看见,对朝廷就说我从未回到家中,你我相安无事,岂不两全其美。”

“你是朝廷钦犯,我岂能放你逃走,”牛太守招呼随行兵士,“来呀,将聂一与我拿下。”

聂一拔出佩剑:“牛大人,你可不要逼我太甚。”

“怎么,你还敢造反不成,动手!”牛太守再次发出命令。

聂一早已忍无可忍,对庄丁们喊一声:“抄家伙,上!”

牛太守这才有些胆虚,但他口中依然不服软:“你们还敢造反不成?这要全家抄斩祸灭九族的。”

家丁们问主人:“庄主,怎么个打法?”

聂一已是打定主意:“一不做二不休,与我杀个干净!”

聂家庄的家丁人人习武,又人多势众,不过一刻钟,就将牛太守及随从十数人砍杀殆尽。之后,聂一放火烧了庄园,带着全庄几百口人投奔匈奴浑邪王去了。消息传到长安,王恢自知难以撇清,在狱中一头撞死在牢墙上。这一变故,使得汉武帝扼腕叹息数日,以至寝食不宁。但他愈发坚定了一个信念,匈奴的边患,哪怕倾尽国力,也必须根除。

play
next
close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