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 - 汉武帝传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汉武帝元鼎五年(公元前112年),早春的风沙将长安城刮得一片昏黄,浑浊的空宇,飘撒下漫天黄沙,打在行人的脸上,一阵麻辣辣的疼痛。皇宫大内全都紧闭上门窗,借以躲避风沙的侵袭。由于没有日光,五柞宫内也显得光线昏暗,但武帝依然伏案凝视,许久许久都不曾挪动一下身体。太监总管杨得意轻轻移步凑过来,伸过头向案上望去:楠木案上是一幅大汉疆域图,他的手指在疆域图的下边不住地圈圈点点。杨得意不敢打搅,他掌过一盏纱灯,放在书案左侧。

光明为武帝脸上带来了笑意,他扭转头来,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着杨得意:“这么一大片锦绣江山,怎能让它游离于我大汉之外。”

杨得意有些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,只得随声附和:“那是,那是。”

汉武帝此刻明白过来,也觉得颇有些好笑:“那是什么呀?朕和你说的是何意,你明白吗?”

杨得意现出尴尬:“奴婢不知。”

武帝没有责怪之意:“你呀,在朕面前从来没有自己的立场。”

“奴才就应该惟圣命是听。”

“这样也对。”武帝又问,“这有一两个时辰了,可有重要事情禀报。”

“奴才见万岁深思未敢打扰,南越国赵太后派来一名使者,言说有紧急要事求见。”

武帝双眼一亮,自己正在为南越、东越这些南方属国思虑,就有使者到来:“传旨,即刻召见。”

南越国的使者是殿前都尉,是南越王赵兴的叔父赵日,也就是赵太后的小叔子。参拜毕,赵日奏道:“万岁,臣奉太后和南越王之命,特来请求内属。”

武帝心中一喜,所谓内属就是取消属国藩号,而将其领地划归汉国改郡。这当然是武帝求之不得的好事,但是他还不敢轻信:“怎么,南越王和赵太后当真不愿自己称王了?”

“万岁有所不知,我国的丞相吕嘉野心日渐膨胀,网罗了一批朝臣和武将,意欲取南越王而代之。南越王终朝每日提防,已是心力交瘁,说不准何时就有杀身之祸,故情愿归附,以求平安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武帝想这真是天赐良机,“赵大人,但不知可带来太后或南越王的亲笔信函,或者是请求内属的国书?”

“万岁,那吕嘉甚为奸诈,为防他搜身,不敢留文字于身,以免走漏消息。”赵日言道,“我们的意思是,请万岁派一使者前往南越,与南越王、赵太后共同商定切实可行的内附细节,确认万无一失后再奏请万岁实施。”

“此言却也有理。”武帝又问,“那吕嘉如此阴险狡猾,你来长安,他不会生疑吗?”

“臣是前来押送贡品,这是每年一次的惯例。”

“那么朕派使前往,当以何为口实?”

“理由还不多的是,万岁随便编上一个即可。”赵日想了想,“就以回赠礼物为由。”

“是个好主意。”

“但是,万岁一定要挑选个精明强干的人为使,也好能随时做出决断,紧急时有权力和智慧应变。”

武帝略加思索:“有了,朕命骠骑将军聂一前往。”

聂一自打剿灭匈奴立下大功,深得武帝赏识。更兼在平定东越之乱中再建殊勋,故得以官拜骠骑将军。在行将启程赴南越出使之际,武帝在便殿中召见,面授机宜。

“聂将军,此行干系重大,你可要好自为之,不可辜负朕的一番苦心。”武帝两眼射出逼人的光芒,令人不寒而栗。

聂一已是成熟老练的将才:“末将耿耿丹心,定将不辱使命。”

“你说说看,朕之目的何在?”

“不论南越王和吕嘉双方生死存亡,一定要将南越地纳入大汉版图。”聂一自忖说到了武帝心里。

武帝微微一笑:“你只说对了一半。”

聂一现出惊讶的神色:“请万岁明教。”

“据朕所知,那吕嘉同东越国王余善过从甚密,勾勾搭搭。你此行要密切注意他们之间的动向,抓住把柄,决不松手。”

“臣明白了。”聂一深为叹服武帝的深谋远虑,“万岁之意是将东越一齐并入我大汉版图。”

武帝满意地笑了:“看来聂将军定会不虚此行。”

聂一肩负着重大使命离开了长安。

南越都城番禺一派南国风光,椰树和棕榈树在带有咸味的海风中轻轻摇曳着枝条。王宫里的凤凰树绽放出艳丽如火灿若云霞的红花,一池碧水环绕着淑妃的寝宫,绿纱窗前架上的鹦鹉,不安分地叫唤连声:“有客,有客。”

妩媚可人的淑妃伸出头来:“瞎叫什么,真烦死人了。”

“跟鸟发啥脾气。”夹竹桃盛开的甬道中,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。

淑妃双眼一亮:“哟,敢情这鹦鹉不是谎报军情。嗑瓜籽嗑出个臭虫来,什么人都有。”

来人到了窗前,五旬上下的年纪,身躯稍显发胖,肤色像女人一样白晰,眼神中透出机敏,他就是大权在握的当朝丞相吕嘉:“娘娘这几日又很清闲吧?”

淑妃听出他的弦外之音:“放屁,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,王爷千岁还不是被你那狐狸精妹子日夜霸占着。”

吕嘉嘿嘿奸笑着溜进房来:“故而下官特来代舍妹赔不是,并代王爷解你的相思之苦。”

“你有这种好心?家中美女如云,你比王爷还要三千粉黛,一宿换一个有的还难沾你的雨露呢。”

“任她天仙下凡,也比不上你这娘娘的玉体,毕竟是禁脔嘛。”吕嘉凑近前,在淑妃高耸的乳峰上抓了一把。

淑妃乜斜一个媚眼:“夜猫子进宅,无事不来。说吧,又有什么阴谋诡计想要我出力。”

“给。”吕嘉递过一只细过笔管的玉瓶。

“什么尊贵物件?”

吕嘉贴近淑妃的耳垂:“鹤顶红。”

“啊”淑妃一惊,“这不是毒药吗?”

“正是,”吕嘉脸上腾起杀气,“而且是剧毒,只需一滴,即可致人于死。”

“做,做什么?”淑妃身不由己发起抖来。

“送给赵兴啊。”吕嘉又换上了轻松调侃的口吻。

“我干不来。”淑妃将玉瓶推还给吕嘉。

吕嘉冷笑几声:“我的淑妃娘娘,这可是为你好啊。”

“让我谋害亲夫,还说是为我好,”淑妃气得脸色惨白。

“我也就实言相告吧。”吕嘉在御椅上落座,“太后派赵日从长安接来了骠骑将军聂一。”

“这和我有何关系?”

“太后和南越王决心废掉王号臣属汉国,赵兴至多封个侯爷,那你这淑妃可就做不成了。”

淑妃怔了一下,晃晃头说:“那我至少还是侯爷夫人,如果没了赵兴,我岂不成了寡妇?”

“你以为汉皇能容他做安稳的侯爷吗?”吕嘉依旧发出冷笑,“用不了多久,就会要他的性命。”

“这却为何?”

“只有赵兴不在人世了,汉皇方能放心。”

淑妃思忖良久:“看来,我得想法制止太后、王爷的臣属之念。”

“他们已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,要阻止此事发生,只有一条路,那就是打发赵兴回老家。”吕嘉用手一指鹤顶红。

“这事我就是愿办,只怕也难办。王爷他近来事事处处格外小心,难以找到机会下手啊!”

“你是他的妃子,他再提防也不会怀疑你,再说,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,我就不信赵兴他百无疏漏。”

淑妃被他说动了心:“好,那我就试一试看。”

“只要赵兴见了阎王,我就是南越国的皇上,那么你就是正宫娘娘了。”吕嘉抱住淑妃狠狠亲吻起来。

南越王赵兴在御书房里坐卧不宁,他在期待着赵日和聂一的到来。因为,吕嘉已是磨刀霍霍,他感到随时都生存在危险之中。

赵太后在侍女的簇拥下匆匆步入:“兴儿,都尉还不曾进宫吗?”

“母后,儿臣也正在为此焦虑。”赵兴不安地猜测,“莫不是吕嘉老贼路上设卡盘查,有意阻拦?”

“他什么坏事都干得出。哼!”赵太后带有教训的口吻,“他眼下正在淑妃的寝宫内鬼混。”

“母后,大丈夫难免妻不贤子不孝。”赵兴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。

“我的儿,你可不是平民,你是一国之王啊。”

play
next
close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