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 - 汉武帝传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返回府邸的路上,胡能心情抑郁,他明白,进攻就是引火烧身。明天向汉国发起攻击之时,就是东越国灭亡之日。走进大门,管家近前神秘兮兮地禀报:“将军,有贵客来访。”

“哪里的客人,看你如此紧张。”

“从河西而来。”

胡能听了,不觉也一怔,河西岸是汉国管辖,这么说是汉国有使者来。边走边想,这个时候汉使来家只恐是凶不是吉。

管家跟在后面问:“大人,见是不见?”

“人你安排在何处?”

“为避人耳目,我让他在密室等候。”

胡能想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:“带路。”

胡能的密室,小巧儒雅。这个武将,却颇喜书画。他进屋时,汉使正在倒背着两手欣赏墙上的松山晚樵图。管家为胡能和汉使做了介绍后退出,胡能正襟而坐,绷着面孔问道:“请问尊姓大名?”

“在下是大司农张大人贴身卫将,只此足矣,无须报出名姓。”

“请问有何贵干?”

“张大人委托我前来看望问候,并有薄礼奉上。”卫将打开随身携带的锦盒,里面是一尊纯金弥勒佛,“请笑纳。”

“俗话说,礼下于人必有所求,但不知你家主人要我做何事?”

“张大人快言快语令人钦敬,我也就直言不绕弯子了。”卫将言道,“获悉贵国要趁我汉国边防空虚,妄图大举进攻。张大人要我转告二将军,各地军马正在调来边境途中,万望不要铤而走险。”

“这么说,张大人是胆怯了?”

“不,他不希望蒙受眼前失败的耻辱,也不希望贵军暂时得手,最终导致全军覆灭的命运。”

“难道我国就不能获得全胜吗?”

“蚍蜉撼树,以卵击石,只能是自取灭亡。”卫将说得斩钉截铁。

“多承指教。”胡能说道,“是否进攻,我家王爷尚未做出决断,至于金佛,在下不敢私自收受,还请原物带回。”

“怎么,信不过我吗?”卫将边说着边出了房门,“俗话说得好,买卖不成仁义在,交个朋友又有何妨?此事只有你知我知天知地知,我是不会向余善告密的。”

胡能抱起金佛追出门外,一眼望见管家站在院中,那管家对他手中的锦盒瞄了一眼。胡能想,若是当着管家的面强行退礼反为不美,就没再言语,而是吩咐管家:“送客。”

当天下午,管家正在大门口理事,他家的佣人来到:“老爷,夫人忽然患病,请您疾速回家。”

管家跟着佣人就走,拐过墙角,一位王宫内侍在面前拦住去路:“管家,王爷千岁有请。”

“我家妻子突染重病。”

内侍笑了:“没有的事,是在下让你的佣人编造的。”

佣人点点头:“是的。”

“为何要撒谎呢?”

“王爷找你不想让二将军知晓。”

“千岁爷?他找我一个管家又有何事呢?”

“等到了宫中,你自然明白。”内侍以不容置疑的口吻,“走吧。”

此时此刻,也不容管家不去,他只得跟随内侍进了王宫。东越王余善正在后宫等待,管家近前叩拜。

“平身回话。”余善显得颇为和气。

“千岁宣小人进宫有何吩咐?”

“本王问你,汉使到你府中所为何事?”余善也不绕弯子,开门见山单刀直入。

管家一下子懵了,他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“怎么不说话呀?”

内侍在一旁催逼:“快讲,隐瞒和谎言骗不了千岁,绝没你的好果子吃。”

管家明白,胡府的一切都在王爷的监视之中,想要说假话也没用。只好如实回答:“确有汉国的使者进入胡府,小人只知他是汉国大司农张成的卫将,至于所为何事,小人属实不知。”

余善将手一挥:“将他丢到狼狗圈中。”

内侍上前便拖。

管家急忙求饶:“千岁饶命。”

余善摆手,内侍住手。余善又问:“你怎会就一无所知?”

“千岁谅情,那胡能与汉使交谈时,明令小人回避,我又不在场,故而不知所谈内容。”

“难道你就一点儿蛛丝马迹都不曾发现吗?”

“倒是有一点儿,”管家为保活命,也就顾不得许多了,“小人见二将军抱一锦盒,估计是所受礼品,至于内装何物,就不得而知了。”

“来呀!”

内侍近前:“王爷有何吩咐?”

“取黄金百两,赏与管家。”

内侍奉命拿来十锭黄金,交与管家:“拿着。”

管家有些怯手:“千岁,小人不敢生受。”

“怎么,你敢拒绝?”余善瞪起眼睛。

管家赶紧接下:“谢千岁恩赏,无功受禄,实感不安。”

“你用不着不安,只要你今后将胡府情况如实向我通报,本王会保你家财万贯,福禄长存。”

管家心神恍惚步履蹒跚地回到胡府,一进门险些与人撞了个满怀。猛抬头,见是二将军胡能阴沉着面孔直瞪瞪地盯着自己,心头就如小兔子,乱跳个不住:“将军,您…………”

“你到哪里去了?”

“我?回家看看,老婆病了。”管家不由得声音发颤。

胡能冷笑着,目光射向他的前胸。

管家下意识地按了一下胸前。

胡能上前一伸手从他怀中掏出十锭黄金:“这是什么,这总不会是拣来的吧?你背主求荣,丧尽天良,实难容你,将他推至后园活埋!”

两名家将不由分说,将管家带到后园,一人多深的土坑已经挖好,管家立脚不住,即被推入了坑中…………

play
next
close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