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 - 汉武帝传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余良在马上高声劝降:“南越王,速速开门俯首受缚吧,或许还能保得性命,否则,将难免玉石俱焚。”

聂一想,此刻无力抗衡,当是攻心为上:“余大将军,你乃东越国栋梁,何苦为叛贼吕嘉卖命。眼下虽说你等占了上风,但须知大汉援军将至,若不悬崖勒马,日后大汉是饶不了你和东越国的。”

余良连声怪笑起来:“聂一,你还在做死后的梦呢?今日实话相告,我东越誓要灭尔汉国,还怕你日后发兵不成?”

“余大将军,凭你小小东越,与我大汉为敌,岂不是自取灭亡?奉劝你及早打消这个念头,以免杀身之祸。”

吕嘉已是不耐烦了:“大将军,和他费什么唇舌,反正他们降也是死不降也是死,下令进攻吧。”

余良点点头表示赞同:“好,杀呀!”

吕嘉的叛军和东越兵一起,架起云梯发起了猛攻。他们在数量上占绝对的优势,尽管聂一领部下殊死战斗,但不出一个时辰,官军已是死伤殆尽。最后,剩下南越王赵兴、赵太后、赵日和聂一等二十余人,退入王宫的最高建筑云霄楼。聂一手持长枪,守在楼梯拐角处,上来一个杀一个,连挑带刺,楼梯下已堆积三十多具尸体。

眼见自己部下死伤累累,余良发急了:“我就不信他聂一是三头六臂,我亲自上去会会他。”

吕嘉心下暗笑,心说他死在聂一枪下才好呢,便大加鼓动:“大将军出战,定叫聂一魂飞魄散有死无生。”

余良上前,与聂一交手不过十几个回合,即被聂一一枪刺破头皮,虽说于生命无碍,但也已头破血流。气得他哇哇怪叫,退下来跺着脚发狠:“来人,给我放火,把他们全都烧死!”

“慢!”吕嘉制止,“不能用火。”

“这却为何?”

“这王宫富丽奢华,不能付之一炬。消灭了赵兴一伙,”吕嘉略停一下,还是说出口来,“我还要用这所王宫呢!”

余良心说,你还有这个野心呢?殊不知你也活不多久了:“不用火攻,那么你上去与聂一战上几合。”

“我?一介文臣,手无缚鸡之力,哪会打仗?”

“那就对不起了,聂一武艺高强无人可敌,只有火攻这一条路了。”余良命手下准备火把,“吕相,等你真要做了国王,你再建一座更加雄伟的王宫。”

少时,十几束火把送到,余良不顾吕嘉反对,举起火把就去点燃那王宫垂挂的幕帷。

吕嘉上前来挡:“你不能这样做,你也无权这样做,这是在我们南越国,你太放肆了。”

余良用力一推,将吕嘉推了个后仰,跌在木柱上,后脑磕了个拳头大的包。吕嘉再要制止,火势已烈,熊熊燃烧起来。

“余良,我和你没完。”吕嘉捂着后脑勺,气极败坏地嚎叫。

“怎么,还没卸磨就要杀驴,不是用我求我的时候了?”

“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,我悔不该引狼入室。”

“好哇,姓吕的,你真不是个东西。我帮你打败了赵兴,非但一个谢字没有,还将我视为仇敌,看来,我也只能和你势不两立了。”

“少费话,放聪明些,带着你的一万人马,滚出我南越国。”

余良冷笑几声:“吕嘉,有一句俗话大概你忘记了?”

“什么狗屁话。”

“有道是请神容易送神难。”

“怎么,你还想赖在我南越国不成?”

“实不相瞒,从进来那天,我就没打算出去。”

“你…………你是有意谋我江山。”

“算是让你说对了,无利不起早,谁会白白为你卖命?”

“既然如此,休怪我不客气了,我要用武力赶你出去。”吕嘉对部下一声招呼,“上,对东越兵格杀勿论。”

“你撕破了脸皮,也就别怪我无情了。”

南越叛军和东越人马,在云霄楼下一时间杀得难解难分。

云霄楼烈焰腾空,冲天的烟柱,狂舞的火舌,烧得楼宇“噼啪”作响。赵兴等人已被逼上了最高层,灼人的烈火就在脚下,再也无处可逃。赵兴悲痛欲绝:“万万想不到,我一国之主,竟落得如此下场!”

赵太后依然是不服输的性格:“兴儿,你不要伤怀,天道自存,吕嘉叛逆是不会有好下场的。”

“可是我们呢,”赵兴已被浓烟烈火熏烤得咳喘不止,眼泪鼻涕俱下,“我们就要告别这个世界了。”

聂一此刻最为伤感:“千岁,是我聂一无能,对不住你,看来只有来世再加补报了。”

赵日在临死之际已经醒悟:“汉国的救兵不是不能赶到,而是有意不到,汉皇这是在借刀杀人哪!”

“不要说了,”聂一岂能悟不出这其中奥妙,“事已至此,说什么也没用了。命也。”

赵太后也一切都明白了,她无奈地长叹一声。

云霄楼轰然倒塌,南越王及聂一等人同这座琼楼一起,在浓烟翻滚的烈焰中也化为了灰烬。

吕嘉和余良之间的战斗仍在继续,吕嘉毕竟人多势众,他们渐渐占了上风,余良已是且战且退。吕嘉掩饰不住胜利的喜悦:“弟兄们,给我狠狠追杀,决不能放过这伙豺狼。”

“姓吕的,你太没有人性了。没有我东越国出兵相助,你早成了赵兴刀下之鬼,而今恩将仇报,老天定会报应你的!”

“别听他放狗臭屁。”吕嘉发出悬赏,“斩杀余良者,赏黄金百两,官升三级,封妻荫子。”

东越军渐渐退出了番禺东门,南越人马紧追不放,死死咬住。就在这时,远处荡起了冲天的尘埃,显然是一支大队人马杀来。余良一见喜出望外,为给部下打气,他高声呼叫:“我们的援兵到了!”

待那支人马到了近前,余良和吕嘉全都傻眼了。只见“汉”字和“韩”字大旗迎风招展,原来是韩说带六万大军杀到。这是一支生力军,而余良和吕嘉的部队,双方经过长时间的厮杀已是强弩之末,可说是不堪一击。稍一接手,即已败下阵来。吕嘉的队伍只想保存实力,也顾不得番禺这座都城了,先行败退撤走。余良也非不懂军事常识,他更不肯独力与汉军抗衡,也率军向东越国退却。见此情景,韩说毅然决定,集中兵力追击吕嘉,便紧紧咬住吕嘉的近八万人马不放。

吕嘉甩不掉汉军,心说,我这有八万人马,还就怕了你六万军力不成,便在黑松岗的有利地形布下阵势,要和韩说进行决战。

韩说追到黑松岗前,见前方层峦叠嶂,松荫蔽日,地势凶险,下令停止追击。他策马考察了一番,叫过三员偏将,令他们各带一万五千人马,分向东、南、北三方引兵,对吕军形成包围之态势,待部属到位,号炮响起,即从四面发起猛攻。

吕嘉原想以地势之利,打汉军一个伏击。谁料韩说久经战阵,没有钻入圈套,已失先机。原本就斗志丧失的吕军,受到四面围攻,即刻军心大乱,哪有人再恋战,都是各自突围。历经半个时辰的战斗,八万吕军大半被歼,少半被俘,可以说已是全军覆没。

韩说当即在战场上写下报捷喜讯,言说吕嘉八万人马已被彻底歼灭,逆首吕嘉正在搜寻之中,一有消息当会即刻报喜。他派八百里加急快马,日夜兼程向武帝报信。经过七个昼夜的奔波,在河东左邑桐乡,追上了正在巡游途中的武帝。

武帝在锦车上对报马说:“何事如此紧追不舍?”

报马答曰:“为万岁送喜报。”

“快交与朕一观。”武帝拿在手中,看过之后止不住兴高采烈,“韩说果然不负朕之厚望,看来南越国归属大汉已成定局。”

杨得意察颜观色:“万岁,韩将军定是大获全胜。”

“吕嘉叛军已是全军覆没,这真是个天大喜讯。”武帝当即传旨,“自即日起,将此地地名改为闻喜县,以纪念朕在此地获得这一喜讯。”

随从人众无不欢呼雀跃。

武帝对报马说:“传朕口谕,嘉奖韩说,要他再接再厉,扩大战果,守住南越全境。”

“小人一定将圣谕传到。”

“还有,”武帝加重语气,“要他必须找到吕嘉,生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”

“小人明白。”

其实,韩说岂能不知吕嘉的重要性。他将三万多俘虏逐一甄别,未见吕嘉之面。又将地上的死尸挨个验看一遍,也没发现吕嘉,心说这天网恢恢,还真的就让吕嘉漏网了?韩说想,吕嘉已是丧家之犬,决不可能还留在南越国内。而且他这惊弓之鸟也不可能去往汉境自投罗网,那么他惟一的去处就是东越。韩说打定主意,将东越边境封了个铁桶一般。但却是明松暗紧,表面上不设防,以诱使吕嘉上钩。

play
next
close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