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 - 汉武帝传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汉武帝征和二年(公元前91年),这个冬天奇寒无比,上元节的早晨,武帝还在沉沉酣睡。钩戈夫人却是已经醒了一个时辰了,因为被武帝拥在怀中,她担心惊了皇上的好梦,所以一直不敢擅动。望着武帝花白的鬓发,这个地位仅次于皇后的赵夫人,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。入宫以来的一幕幕往事,全都萦回飘浮在眼前。

姻缘本是前生定,无论你信与不信,它都在沿着这一自然法则行事,钩戈夫人与汉武帝就是千里姻缘一线牵了。那是六年前的一个阳光明媚的春日,在河间国的官道上,刘彻巡游的车队浩浩荡荡在桃花和柳丝中向前行进。空气格外的清新,景致委实撩人,武帝高挑起车帘,贪看着沿途的胜景。一道水绿如蓝的溪流,一架蜿蜒的独木桥,十六岁的少女跷着金莲走过,摇晃的身躯像是微风摆动那岸边的绿柳,她俏皮地“咯咯”笑出声来。这笑声像悦耳的银铃,传到武帝耳中。于是,她被召到皇帝面前,她那光彩照人的容颜,立时令龙心大悦。武帝觉得,自己宫中成千上万的粉黛,在她面前全都黯然失色。

武帝决定收她入宫,对总管太监杨得意说:“此女貌压群芳,朕欲纳其为妃,问她家人何在?”

杨得意近前问道:“小女子姓甚名谁,家居何地?”

“民女姓赵,父母早亡,更无亲人。”

“你可愿入宫侍奉皇上?”

“得蒙万岁看中,是民女前世修来的福分。”她停顿一下,“只是民女天生有一奇病。”

杨得意与武帝对一下目光:“你且讲来。”

赵女伸出右手:“公公请看。”

一只粉拳,举在了杨得意面前,粉白细腻,煞是招人喜爱:“这,这就是一只拳头啊!”

“民女生来如此,业已十六年之久,一直不能伸开。”

“这倒是奇了。”杨得意言道,“我却是不信,你这是故弄玄虚。”

“公公可试着掰一掰。”

杨得意也就双手去掰那粉拳,尽管费尽气力,那拳合住就像生成长就一样,纹丝不动。

武帝来了兴致:“叫那民女近前,让朕来试上一试。”

赵女娇羞地移身至御车前,武帝将那粉拳放在掌中,先是把玩少许,之后轻轻一动,那五指随即伸开。赵女喜得跳了起来:“真是神了,果如当年那个神尼所言是我的缘分到了。”

“民女此话何意?”武帝颇感兴趣地发问。

“民女满月之日,曾有一尼僧来化缘,见我右拳紧握,是她言道,拳开之日,即我大婚之时。”她羞涩得红云扑面。

武帝不住称奇:“看来,这是前生的缘分,好吧,就叫你拳夫人吧。”

入宫后,武帝将她置于未央宫中的钩戈宫内,人们既叫她“拳夫人”,又叫她“钩戈夫人”。四年前,她又生下了皇子,武帝疼爱有加,亲自取名刘不,字弗陵。俗话说,爱屋及乌,近几年武帝越发离不开他们母子,虽说不是专宠,一月之内倒有半月寝于钩戈宫。钩戈夫人见武帝宠幸,也就萌生了更大的心愿,她想让武帝废了现太子,而立弗陵为太子,自己做皇后,这样才不枉人生一场。这个想法她已向武帝提起多次,但武帝始终不置可否。

钩戈夫人凝视着武帝渐生的华发,以及松弛的皮肤和横竖成行的皱纹,想到了一句俗话,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,皇上说不定哪一天就撒手离去,这改立太子之事再不能延误了,一定要摊牌了。她下了决心,用纤纤玉手轻轻摇晃熟睡中的武帝:“万岁,醒醒,该起床了。”

武帝一惊,猛地坐起:“什么事?”

“啊,没事。”钩戈夫人甜媚地一笑,“妾妃见万岁睡得太沉,恐对身体有碍,故而呼唤圣上。”

武帝坐在那儿发呆。

钩戈夫人感到惹祸了:“万岁,妾妃是一番好心哪。”

按规矩,如果不是重大军情,或特殊大事,武帝在睡熟时是不准惊醒的:“你这是何苦,朕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。”

钩戈夫人此刻只得拿出看家本领,她像是受了天大委屈,故意抽嗒着:“人家一个人好没趣,叫醒你为的是说说话,你可倒好,将妾妃好心当成了驴肝肺。”

武帝最见不得她愁锁娥眉:“好了,快不要这样,朕看着心疼。说话就说话,有什么话就说吧。”

“万岁,妾妃想,当立我儿弗陵为太子。”

武帝一时间怔住了。

“万岁,你倒是答应啊。”

武帝显然是不悦:“你怎么突然间想起这个?”

钩戈夫人倒是直言不讳:“万岁年事渐高,我不能不为将来着想,我和弗陵儿都是卫皇后和太子的眼中钉,万岁百年之后有谁管我们母子?”

“你以为弗陵做了太子对你就有好处了?”武帝竟然发起火来,“今后休再提起此事!”

“万岁,你,你为何这般对待妾妃,我,我不活了。”钩戈夫人寻死觅活闹将起来。

武帝无奈又哄了一会儿:“朕是一番好意,弗陵真要立为太子,对你绝对是没有好处的。”

“我儿做太子,我就是皇后,怎会没好处?万岁你要给我说个明白。”钩戈夫人撒娇地摇着武帝。

“快别闹了,我心里烦着呢。”武帝岔开话头,“刚才梦中被你叫醒,这个梦现在还令朕心中不快。”

“万岁,说给妾妃听听。”

“告诉你又有何用?还不如朕憋在肚子里。”

“万岁,做了恶梦还是破解为好。”钩戈夫人提议,“何不叫来绣衣使者江充,他是善于解梦之人。”

“有理。”武帝对此表示赞同。近来,江充甚得武帝信任,以至封为绣衣使者,留在身边侍驾,不说言听计从,也是须臾不离左右。

江充知武帝随时召见,就住在未央宫中,故可随叫随到。他着纱毂禅衣,曲裾后垂交输,冠禅鲡步摇冠,飞缨翘羽。更兼人物魁岸,容貌甚壮,给人一种风流倜傥的感觉,又兼能言善辩,不光武帝喜欢,钩戈夫人也愿与其相处。

江充先拜武帝,再拜钩戈夫人:“娘娘千岁千千岁!”他用眼角扫视,是那种慑人魂魄的作用。

钩戈夫人故做不见:“以后不要与我多礼,快去侍候皇上吧。”

江充转对武帝:“万岁一大早召见,想必是有梦破解。”

“真神了。”武帝有几分惊喜,“你如何便知晓?”

“猜测而已。”江充并不沾沾自喜,“请万岁细道梦境。”

“是这样,”武帝说时脸色已是难看,“朕梦见一个光着身子的小木人,自言是朕孙儿,手拿一张弓,当面给朕一箭,射中了朕的面门,正难受之际,钩戈夫人恰恰将朕唤醒。”

“娘娘摇得好。”

“何以见得?”

“这样,万岁便有救了。”江充显然是讨好钩戈夫人,“不然万岁之难就无法破解了。”

武帝扭头看一眼钩戈夫人:“听江充之言,朕倒真要谢你了。”

“就是嘛!”钩戈夫人忘了江充在,有点撒娇的样子。

武帝回过头,面对江充:“好了,你给朕破解一下吧。”

江充早已心中有数,他想,丞相公孙贺一再贬斥自己祸国清谈,让万岁远离奸佞小人,何不借机除之。他几乎是不加思索:“万岁,弓者公也,孙者即孙,分明是天神在梦中示警,是公孙之流要加害陛下。”

“公孙,哪个公孙?”钩戈夫人问。

“怕是丞相公孙贺吧。”武帝首先想到了他。

钩戈夫人立刻附和:“我早就看他不地道,贼眉鼠眼的,他那个儿子,更不怎么样,父子一丘之貉。”

“江充,你意是指他否?”武帝要问个水落石出。

“臣不好指实,但梦象如此,万岁不能不防。”江充再拜,“臣还有话说。”

“你只管讲来。”

“万岁梦见是木人为祟,说明有人阴刻木人巫蠹皇上。就是将木人为万岁之身,日日作法烧符念咒,要害陛下性命。”

武帝未免急了:“这当如何破之?”

“只有找到木人,将其毁掉,方可免却万岁的灾祸。”

钩戈夫人一向在武帝面前比较随便:“万岁,此事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,就派江充为钦差查办吧。”

武帝思忖一下:“江充,朕即命你查办,务要找到木人,以绝祸根。”

“臣遵旨。”江充心中得意,但脸上一丝也看不出。

play
next
close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