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 - 汉武帝传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“哎呀!”钩戈夫人大为失望,“他怎么敢不来?该有欺君之罪,派武士锁他来见。”

武帝心存疑问:“你可会他会什么仙人?”

“小人何曾见到?”太监言罢又觉不妥,随后补充道,“但小人见他对着空中说话,煞有介事,却不见人。”

武帝未免思忖,这个栾大莫非真的通神。还想再问太监,那个栾大到了。栾大一进来,钩戈夫人就忍不住吃吃地笑。

武帝不好当着外人的面训斥妃子,但是用白眼珠剜了一下,心说也难怪钩戈夫人发笑,这个栾大确实叫人难以忍俊。用“其貌不扬”这四个字奉送给栾大,是再合适不过了。什么叫獐头鼠目猪嘴獠牙兔耳鹰腮,在栾大身上是再全不过了。

栾大“嘿嘿”笑了几声,像是猫头鹰叫:“万岁和娘娘,一定是觉得小仙相貌丑陋,故而娘娘觉得好笑。岂不闻俗话道,真人不露相,露相不真人。娘娘,不可以相貌取人。”

钩戈夫人被说中要害,反倒不知该怎样回答:“不,不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栾大又瞟一眼钩戈夫人,心说难怪是皇妃娘娘,果然是天姿国色,有朝一日能和这样的女人相聚一宵,也不枉为人一场。但是他不敢多看,他为人是精明的,他怕被武帝看出端倪。

武帝对他依然疑虑在心:“朕来问你,接旨以后为何不即刻来见,却是有意拖延?”

栾大的意图其实很明显,他被冷落了一个月,武帝一说召见,他真恨不能一步迈到。但他耍了一招花枪。要让武帝高看他一眼,也就是端端身架。他收回花心,谨慎作答:“万岁,小仙正要同上界大仙相见,故而来迟。”

武帝紧盯着问:“是哪位仙人降临?”

“长眉大仙是也。”

“你声称与所谓大仙相见,可他就在场,为何连人影也不曾见到。”武帝严厉质问。

栾大不慌不忙:“万岁有所不知,公公虽说日日在万岁身边贵不可言,但他肉眼凡胎,自然不能见到神仙。”

“那么,假若朕就在场呢?”

“恕小仙直言,也不能得见。”栾大在煞武帝的气焰,“万岁天下之主,但人仙路隔呀。”

“哼!”武帝突然抬高声音,“你站在朕的面前指手划脚,也未曾跪拜叩见,这就有欺君之罪。”

“万岁此言差矣。”栾大心中早已有数,“小仙非陛下臣属,故而不能叩拜。”

武帝沉吟片刻:“好,朕就敕封你为五利将军,要你利天、利地、利国、利君、利民。”

栾大当即拜倒在地,连连叩头:“吾皇万岁万万岁!”

“平身吧。”武帝又格外开恩,“赐坐。”

栾大心中真是美透了,原以为在长安就要晒干了,没想到突然时来运转,转眼间拜了将军。

“栾将军,”武帝而今是对臣属说话了,自己也觉理直气壮,“你既为臣,食君俸禄,就该为主分忧。”

“不知万岁要臣做些什么,尽请降旨。”

“不知将军都有何法术?”

“法术却不敢当,但也有几分道行。”栾大说时脸不红心不跳,“譬如求仙拜神,祈福延寿,炼丹生金之类。”

武帝眼中闪出光彩:“朕不要别的,只求长生,栾将军能否?”

“长生不老,人所企盼,虽说世人多不可及,但臣下能到东海蓬莱、方丈、瀛洲三座仙山,为圣上拜取长命仙丹。”

“果能如此,朕将不惜封赏。”

“食君禄,报君恩,理所应当,臣定当竭尽全力。”

“但不知栾将军何时起程到东海求仙?”

“待臣算来。”栾大将手吞入袖内,闭目掐算了少许,“万岁,东海诸仙齐赴瑶池王母娘娘蟠桃宴,不在洞府。”

“那么,栾将军便等上三五日再去不迟。”

“万岁玩笑了,有道是山中方一日,世上已千年,三五日在神仙处也就一眨眼的功夫啊。”

“那,总不能等朕迟暮之年再寻仙药。”

“不会的,怎么会呢?”栾大信誓旦旦,“万岁但放宽心,为臣会掌握好时机,及时去仙山求药的。”

“未去之前,将军做好一切准备。”

“去求药还得一段时间,为保国运昌隆,臣先给万岁用生金术生出百万两黄金吧。”

“但不知是如何个生法?”

“万岁以万两黄金为母,交给我,待百日之后,自有百万两黄金呈送万岁。”

“这倒是个绝无仅有的妙法,若能成功,此后何愁国库空虚,只管请将军以金生金便了。”

“如无意外,为臣此法极为灵验。”

“好,朕就与你金母万两,并另赐千两赏你。”

“谢万岁恩赏。”栾大叩头告退,下去时他有意瞟一眼钩戈夫人,发觉钩戈夫人会意地报以微笑。

檀香袅袅,琴音悠悠。宰相公孙贺在书房中抚琴,那高山流水的韵味足以令人陶醉。四壁摆满了竹简书册,几件待办的丝帛公文放在案头。他是一个严谨而又认真的人,从来不苟言笑,就连此刻抚琴之际也是紧绷着面孔。

管家小心翼翼入内:“启禀相爷,长平侯卫阮求见。”

公孙贺不情愿地住手:“请吧。”

卫阮疾步走进:“老相国,扰了您的雅兴,真是罪过。”

“哪里,长平侯大驾光临,请还请不到呢。”公孙贺迈前一步,表示给予礼遇,“请坐。”

“相国,在下是无事不登三宝殿。”

“想必是为太子之事。”

“哎呀!相国真是料事如神哪。”

“朝中这点儿事,还不是在我心里,”公孙贺颇为自负地说,“不然,这相国也就白做了。”

“相国,太子已立多年,而且无有过错,那钩戈夫人以一己之私,欲以己子取而代之。这将祸乱朝纲,相国不能听之任之。”

“据老夫所知,万岁虽说经不住钩戈夫人日夜唠叨,已少许有意,但并未下决心。万岁的脾气,你又不是不知道,他要认准的事,谁也阻止不了。而现在上本谏劝,如同是提醒他当废立太子,这是要弄巧成拙的。”

“可是,相国您想过没有,一旦万岁降旨,等于生米做成熟饭,木已成舟,悔之晚矣。”

“太子是侯爷外甥,你与令姊卫皇后担心当可理解。可是,钩戈夫人为自己身后计,不也合乎情理吗?”

“不然!自古以来,长幼有序,长子为嗣,天经地义。”卫阮一听,公孙竟有如此口吻,急切地据理力争,“倘若废长立幼,势必紊乱朝纲,那就将国无宁日,手足相残了呀!”

公孙贺付之一笑:“这个道理,万岁岂能不知,难道还要我去教训皇上,我有何权利干预陛下的家事。”

“相国此言差矣,此乃国事决非家事,身为一国宰相不能秉公直言,必将祸及天下。”卫阮说到此猛地想起,他忘了一件大事,“相爷,若使太子无虞,皇后将保公孙家世代公侯。”

管家进前插言:“相爷,侯爷带来的八箱礼品,小人暂且存放在偏厅,等您的示下。”

“礼物万万不能收,完璧归赵,原物奉还。”公孙贺说得斩钉截铁。

卫阮深知公孙贺的为人,也不勉强:“俗话说,恭敬不如从命,只要太子不废,此后我们同荣华共富贵,天长地久,又岂在乎这区区八箱礼品。”

“小人就去打发侯爷府的下人,将礼品抬回。”管家出门去了。

公孙贺也觉对人过于生硬了,便缓和了语气:“长平侯休要见怪,老夫就这个脾气,心中有数便是,方便之时遇有机会,当然会劝说万岁保持现状,让皇后娘娘放心就是。”

“下官一定如实告知皇姊,不会忘记相国的关照。”

管家去不多时即又转回:“禀相爷,绣衣使者江充求见。”

“不见!”公孙贺将手一挥,显出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
管家不肯退下:“相爷,江充口气强硬,不见只恐不妥。”

“有何不妥?我不见他,看他还能反天。”

“相国,为何如此待他?”卫阮问道。

“这种小人,看他一眼都觉恶心。”

“相国,宁得罪十名君子,不开罪一个小人。这种人好事做不来,坏起人来可是头头是道啊。”

play
next
close
X